相关文章

勇做烟气脱硫环保工程创新先行者

    认准行业新趋势 不惧危机果断接手环保公司

    1984年,22岁的韩洪从华中工学院(现华中科技大学)热能动力工程专业毕业,进入中南电力设计院从事热机专业设计工作,先后担任齐鲁石化自备电厂、岳阳电厂等多个工程主设人。1994~2000年,已是设计总工程师的韩洪,又先后负责深圳前湾电厂、鹤壁电厂、大别山火电厂、青山燃机电厂、瑞安电厂等设计工作。2000年7月至2007年10月,韩洪先后担任武汉凯迪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、副总经理、武汉龙净环保总经理等职。2007年10月至2009年12月,他担任北京博奇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。

    2008年,因全球金融危机等因素影响,北京博奇决定将武汉分公司剥离出售,拥有丰富技术积累的韩洪果断地将该分公司收购下来。2009年12月31日,注册资本3000余万元的武汉博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,韩洪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。2011年12月26日,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,更名为武汉博奇玉宇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

    新公司成立后,确立了“以人为本,创新发展”的经营理念,随后大力完善各级管理体系,加强过程控制,并于2012年取得QEO管理体系认证证书,公司迈入规范化发展的轨道。

    玉宇环保坚持以“科技创新”为发展驱动力,引进了一批在行业具有影响力的专家,其中国家烟气脱硫后评估专家库专家2名,国家一级注册建造师8名,具有高级职称的电力、环保及防腐行业的专家20名。

    早在2003年,韩洪在历经多家电厂的设计工作后,注意到电厂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:烟囱腐蚀即将成为烟气脱硫工程的“后遗症”,他认为工业防腐领域将大有作为。

    近几年来,随着国内环保治理的深化,湿法脱硫后的烟囱腐蚀问题越来越突出,尤其是脱硝以后,由于SO3的含量有所增加,湿烟气对烟囱的腐蚀更为严重,甚至对电厂的安全运行造成巨大威胁。实际上,电厂因设备腐蚀引发的火灾事故并不少见,造成财产损失动辄上千万元,一些电厂开始意识到烟囱等设备防腐的重要性,并纷纷寻找解决之道。

    武汉博奇玉宇环保董事长韩洪

    成功研发复合材料 攻克烟囱防腐工程“后遗症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趋势后,韩洪带领公司团队开始着手对水膜除尘时代的烟囱防腐进行调研,公司研发部门针对锅炉燃烧、烟囱结构、脱硫脱硝后湿烟气运行工况、烟囱的腐蚀机理、防腐蚀失效、防腐材料等做了大量实地调查和研究,并消化吸收国际先进的防腐技术。

    随后,公司与华中科技大学国家重点燃烧实验室陈汉平教授进行合作,借鉴美国工程院院士、麻省理工学院纳米专家陈刚教授的宝贵经验与建议,与武汉理工大学复合材料实验室及日本昭和高分子(上海)有限公司等联合研发,成功开发出一种高性能多功能玻璃鳞片防腐材料VF-M系列阻燃型玻璃鳞片,该材料采用低溶剂高性能乙烯基酯树脂+玻璃鳞片+进口纳米/微米材料等原材料,在设备表面形成无机、有机相结合的复合防腐层。该防腐层具有高度阻燃、耐交变温度、耐磨、耐腐蚀等优点,适用于吸收塔、烟道、湿式除尘器、烟囱等设备的防腐。

    目前,该公司已取得多项玻璃鳞片的国家技术专利,并在鄂州和咸宁建立了国内最先进完整的VF-M系列阻燃型玻璃鳞片生产基地,具有年产2000吨阻燃型玻璃鳞片胶泥的生产能力。

    除这一主打产品外,公司拥有多项VF-A系列功能性玻璃钢、VF-E系列阻燃型玻璃钢膨胀节等国家技术专利和科技成果。其中,玻璃钢膨胀节克服了传统非金属膨胀节(采用蒙皮作为吸收热变形的材料)使用寿命短、附件易腐蚀、不耐磨损、整体性差等缺点,可广泛应用于火电厂烟气排放系统中替代传统非金属膨胀节设备,使用寿命达10年以上。这些创新产品已应用于黄石电厂、阳逻电厂、青山厂、汉川电厂以及广东、河北、贵州、新疆等地电厂。

    玉宇环保通过这一新型材料的运用,加上优化设计,克服了电厂以前烟囱防腐工程出现的问题,使得工程造价大幅降低,施工周期大大缩短,使用寿命也保持与机组同步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些“革命性”的创新产品,会很快受到市场欢迎并广泛应用,但是,现实告诉韩洪,有时决定一个产品是否被采用,既不是你的技术有多么创新,你的产品质量和功效有多好,性价比有多高,而是你的产品能不能按照客户的既定规则击败所谓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雾霾,相信很多人都遭受过它的侵扰,雾霾污染不仅影响人们的出行安全,也给人们身体健康造成威胁。加强雾霾污染治理,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期盼。

    创新环保技术,增强环保设备耐用性和安全性,减少污染排放,这是韩洪心中的梦想。作为从事热机专业设计工作数十年的专家,曾经主导全国十余个大中型电厂的工程设计,深谙电厂环保痛点。怀着一腔热血,他带领团队成立环保公司,矢志为全球烟气脱硫工程提供从设计、建设到运营服务的整体解决方案,原以为凭借自己及团队丰富的技术经验和较强的研发创新实力,开发出的创新产品能很快打开广阔的市场,然而,现实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近日,长江日报联合湖北省上市办开辟的《新三板荆楚行 企业价值再发现》新闻专栏,走进位于光谷武大科技园的武汉博奇玉宇环保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玉宇环保,股票代码831100),董事长韩洪向长江日报记者讲述了玉宇环保坎坷的创新之路。

    技术之外的因素 让我们的创新有种无力感

    尽管从决定创业之初,韩洪就明白公司的竞争对手,不仅包括世界500强跨国公司,还有数不清的小公司或工程队,但是,真正进入了这个市场,他才明白,困难还远不止这些。

    韩洪介绍,玉宇环保的市场定位是介于大型环保公司与小公司之间的中间市场,主要做那些大公司不愿意做,小公司做不了的环保业务。事实上,这种夹缝中求生存的定位,在很多时候也让公司面临一种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其中,最让韩洪及其团队感到无语的现象是一些地方或国企的“最低价中标”,尽管如今很多行业不再提倡最低价中标,但是,在很多电力企业,在工程招标时,依然采取最低价中标。而玉宇环保的系列创新产品或服务,多属于性价比较高的中高端产品,价格比那些小公司要稍高,也就使得玉宇环保在环保工程竞标中频频吃亏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情形,也经常让韩洪感到郁闷,由于该公司多款创新产品属于国内首创,在参与一些电力工程竞标时,甲方也认可公司的产品功效,但是,由于没有同类产品的其他供应商参与竞标,甲方表示,如果只有玉宇环保一家,就无法通过招投标程序确定中标企业。最后的结果是,要么甲方拒绝玉宇环保的产品,要么是找几家类似的企业来陪标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创新产品,技术更先进,质量更好,性价比更高,为什么就不能直接采用呢?”玉宇环保董事、3551光谷人才计划入选专家贺朝铸对此有些无法理解,他建议湖北等地可借鉴浙江电力行业节能环保经验。   

    “小公司以及工程队,技术研发投入少、工艺老旧,质量保障差,但他们却频频在竞标中以低价胜出,这种超出技术和质量之外的因素,让我们倍感无奈,也让我们这些靠创新驱动发展的公司有一种无力感。”韩洪感叹,企业厚积薄发搞创新,也需要应用企业或行业整体改变观念,否则,创新迎来的也有可能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三年官司险拖垮企业 绝地求生营收创8年新高

    让韩洪揪心的不仅有市场拓展难,一场被动卷入的官司更是让他心力憔悴。2015年,湖北某企业出售位于武大科技园的一处产业园,玉宇环保经过招拍挂程序,斥资2000万买下该园区,不料,这宗买卖使玉宇环保卷入了一场耗时三年的官司。受这场官司的影响,公司一度命悬一线,险些走上绝路。

    当时,玉宇环保买下产业园后,适时办理了土地证过户,正当他们准备办理园区内厂房房产证过户时,卖主被一债主告上了法庭,产业园厂房资产被冻结,双方因此对簿法庭。这场官司一打就是三年,2017年底,省高院终审判决玉宇环保胜诉。

    虽然官司最终打赢了,但这三年来的艰辛经历,让韩洪还有些难以释怀:“最困难的那一次,公司流动资金告急,而斥巨资买下的产业园厂房因被冻结,无法进行抵押贷款,无奈之下我只好将我一家人的住房抵押给银行,贷款200多万元,才让公司渡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让韩洪稍感欣慰的是,2017公司营收预计达到4000万左右,同比大幅增长,创近8年来新高,并实现扭亏为盈。

    作为我省首家从四板转板新三板的公司,玉宇环保已连续6年获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,2015、2016年度还获评光谷“瞪羚企业”。自成立以来,公司业务范围已扩展到防风抑尘网,烟气排放控制设备防腐、火电厂设备安装及检修、风力发电、太阳能、垃圾焚烧发电、秸秆发电、输电与变电工程等领域,成为具有工程设计、设备成套、生产制造、施工、安装等综合能力的大型环保工程公司。

    “下一步,公司将继续坚持以创新为驱动力,积极研发新产品,并寻求拥有先进环保技术的公司或机构进行合作开发,同时,公司也会积极寻求资产重组的机会,整合优质资源使公司走上更快的发展之路。”韩洪说。

    (记者 陈卫东)